欢迎来到 今日财经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惠州民间借贷“罗生门”,警方介入调查!
2020/12/22  阅读:1359  来源:

  罗生门”原为日语,后借指事实与假象之别,事件当事人各执一词,真假难辨。

  2020年10月11日,一封题为《卷入“套路贷”旋涡的女记者》的实名举报信在网络引发关注,举报人廖容因经营玻璃厂的丈夫李志陷入到了一起民间借贷“旋涡”,实名举报放贷人惠州德志集团李国聪组织“涉恶高利贷”。

  一周后的10月18日,当事人李国聪也用类似方式予以回击,在网络上发布了一则题为《21世纪再现现代版“农夫与蛇”故事》的回应声明,称自己遭受了“莫须有”的诬告。

  究竟是借贷人落入了借贷的陷阱,还是放贷人遭诬告,这起涉及金额逾800万元民间借贷纠纷,正上演着一出“罗生门”。

  丈夫办厂借钱,妻子成“莫名”担保人

  2003年起,李志此前一直在河源经营一家钢化玻璃厂,状况良好。2011年,李志与在惠州工作的廖容结婚,并于2012年为扩大玻璃厂经营,与朋友一起在惠州投资办了新厂。

  只是,因资金周转困难,在无法从银行获得贷款的情况下,李志找到了梅州同乡惠州德志集团李国聪,以民间借贷的形式,约定利息2.8分,借来了300万元的“救急钱”,扣除当月利息,实际收到借款291.6万元。

  玻璃厂虽然解了“资金渴”,可负债经营的收入却很难抵销各项成本开支,李志坦言,每月均准时还利息给李国聪,可迫于还本金的压力,2013年7月,在李国聪的要求下,他被迫多次说服妻子廖容,让其成为了借款担保人。

  只不过,妻子廖容对于丈夫李志的300万借款事前毫不知情,且自己签名成为担保人的这笔借款也并非丈夫的那笔。

  “借款协议约定:李国聪借款300万给我丈夫李志,但这笔借款竟然莫名其妙地指定深圳一家公司收取。”廖容称,根据银行转账记录,这笔300万资金是从惠州市步行街“城市节拍”服装店的账户(工商登记显示该服装店联系人即李国聪),转到深圳市油富实业发展油有限公司,而丈夫李志与深圳油富公司并没有业务及债务关系,同时,这笔借款转到深圳油富公司后也没有给丈夫李志。

  正是这份“莫名”的借款协议,让廖容成为了担保人,也让李国聪有了之后在法院起诉廖容的依据,并诉请法院查封自己婚前购置的两套房产。

  “当时,我丈夫在另一个房间,三个壮汉围着我强迫签字,如果不签他们就不放我们走!”廖容回忆称,考虑到自己的人身安全,同时丈夫李志也的确借了300万,不得已便签了字,并按对方指示举起担保协议书让对方拍照留了底。



  工厂被迫拍卖,陷“还不清”旋涡

  丈夫为办厂借钱,自己为其签名担保,担保的却不是丈夫借款的那笔?

  令廖容更意想不到的是,因为这笔借款和担保,夫妻二人落入到了“还不清”的旋涡。

  2016年4月一天深夜,李志的家外传来阵阵急促的踹门声。开门一看,原来是李国聪指派公司的3位员工到家追债,李志旋即被3人带走。

  第二天下午,廖容接到了丈夫李志的电话,让自己赶去惠州华贸大厦1座23楼李国聪的德志集团,而摆在廖容面前的是一份金额为469.27万元的《对账单与借款合同》。

  “不签字就别想走,还要去你们小区、单位搞臭你们……”廖容回忆,当时想到丈夫被拘禁了一夜,害怕对方再到家里恐吓,只好又签了字。

  面对持续蹿升的巨额欠款,李志夫妇已无力偿还

  4个月后的8月3日,李国聪将李志和廖容夫妇告上了法庭,由惠城区法院一位法官组织调解,民事调解书上裁定:李志夫妇欠下了借款本金、利息合计约569万元。

  “那份⺠事调解书是李国聪预先准备好的!”廖容称,调解结束不久,李国聪向法院申请查封了丈夫李志的住房、公司(工厂)和自己的两套婚前房产。

  2018年2月,法院强制执行,拍卖了李志的住房及其玻璃厂的地皮、资产,拍卖后还款给李国聪约458万元。而此前,李志已支付了300多万利息,总计还款约800万元后,仍 欠款约175万元。

  债务或存“猫腻”,四度调解未果

  从为办厂借款,到工厂、住房被拍卖仍有欠款未还,5年间,因为民间借贷,李志夫妇他们的生活经历了一番断崖式的打击,而事件的又一次发酵是在3年后。

  “今天我实名举报惠州市德志集团李国聪,身披多种光环,经常用身份掩盖一些违法犯罪活动,组织‘涉恶高利贷’,丧失了人民代表为人民的基本表率……”

  2020年10月11日,一封题为《卷入“套路贷”旋涡的女记者》的实名举报信在网络上传播,实名举报人正是廖容,她在发出举报信的同时,还发表了一段德志集团李国聪对她的电话录音。录音中,李国聪赤裸裸的对着手无缚鸡之力的她肆意炫耀自己社会关系网的强大。这关系网过去以来,如何安全保护他的“”涉恶高利贷”生意成功细节。

  按照廖容的自述,她本人从未向德志集团李国聪借过钱,让她走上实名举报这条路的,是自己被迫做了“虚假借条、虚假转账”的担保人,且这还不清的债务中还存在“猫腻”。

  2019年2月,当得知办理他们民间借贷调解(2016年8月)的法官涉黑被捕后,回溯整个借贷、担保签名的过程,以及当时庭审调解的“不正常”情况,李志夫妇向公安机关报了案。

  “公安部门传讯了他们(德志集团李国聪及其公司工作人员),他们中有人承认了有一笔50万的借款已经还清,但还在计算利息,还有61.4万那笔是伪造。”李志坦言,之前还有一笔他借的61.4万元借款实则是李某聪伪造了转账给自己的银行流水,钱很快被转入了李国聪公司几名员工账户,因为,自己的这张银行卡就在对方手里。

  只是,对于李志夫妇的报案,公安部门调查的结果是“德志集团李国聪等人虚假诉讼,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决定不予立案”,并采取了组织协商调解的方式处理,但从2019年10月至2020年9月期间组织的4次调解,均是无果告终

  网络实名举报,债主反击称遭“诬陷”

  报案、调解无果,债务还要持续,而作为担保人,廖容的婚前房产也面临被拍卖,无奈之下,廖容于10月11日在网络发布了实名举报李国聪的视频和信息。

  不过,一周后的10月18日,身为债主和当事人的德志集团李国聪,用同样的方式发布了回应及严正声明,在网络公开信中称自己遭到了蓄意诬告,而廖容的行为就是为了恶意逃债。

  在声明中,惠州德志集团李国聪表示自己与李志夫妇的民间借贷往来,均是在双方自愿的基础上达成的,双方签署的借款合同、协议书等均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达,并建立在真实借款的前提下,也不存在“胁迫、不知情、非法拘禁”等情形。

  为了佐证声明内容属实,德志集团李国聪还在声明中附上了有惠城区人民法院的民事调解书、调解协议书,以及针对廖容网络实名举报的报警回执。

  对此,廖容称,自己于网络发布实名举报信息后,从2020年10月底到11月,惠州市扫黑除恶办已约谈自己做了多次笔录,最近的一次笔录时间长达10个小时笔录,与此同时,公安部门也做了几次笔录。同时,廖容也说到越来越多的受害人把德志集团“涉恶套路贷”等材料陆续让她提报给公安部门。

  目前,针对这起在网络上引起关注的民间借贷案,惠州市公安部门已成立了专案组开展调查。

推荐阅读
今日热点
热点图说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诚聘英才 | 投稿信箱 | 合作媒体

Copyright ©2008-2018 http://www.jrcjw.c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侵犯您的版权或其他有损您利益的行为,请联系指出,今融财经网会立即进行改正或删除相关内容
今融财经网努力打造国内最具有实用价值的财经资讯传播平台
本网站在IE(Internet Explore)6.0及以上版本的浏览器中效果最佳。
合作邮箱: 570442818@qq.com  京ICP备13003919号-3